Martin Auer: 奇怪战争, 日本語 - Stories for peace education

   
 

前言

Translated by Cheng Xi and He Zhixin

This translation has not yet been reviewed

梦想家
蓝色的小伙子
胡萝卜星球
害怕
再一次害怕
菜园子星球的人
两个人的搏斗
火星战争
奴隶
奇怪战争
阿罗芭娜
堵车
前言
Download (All stories in one printer friendly file)
Guestbook
About the Translator
About the Author
Mail for Martin Auer
Licence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agreement

联合国最近一次全体会议阐述了有关2000年作为"和平文化年"的问题,出于这个原因我组织了一个小型的关于历史的座谈。

自 从我为孩子们写书以来,就有个强烈的愿望,想用孩子们可以接受的方式,为他们讲述"战争与和平"这个十分困难的主题。我想,仅仅告诉孩子们:和平比战争美 丽的多。是远远不够的。尽管比起赞扬士兵生活和报道战地消息的青年文学作品来说,我这篇文章已经迈出一大步,但仍不乏相关内容。不过大多数孩子将通过我这 本书了解到:战争多么可怕,和平如此美丽。然而我们能够得到和平吗?或者说战争的噩梦总是要不停折磨人类吗?是不是我们要这样来学习历史课程呢?像每天从《晚间新闻》中了解到的那样--世界上总是处处有战争。和平的文化;对他人的理解;和平解决争端等等,这些都是美好和幸福的期望,但是当其他人不愿意这样做时,又该怎么办呢?

我 们不能想象,没有查明战争的起源,就把战争从我们的思想中驱逐出去。而如果我们首先查清了病因,我们就能有针对性的和它斗争。尽管大学时代我经常逃历史 课,但对历史课程的自学直到今天仍旧没有停止。因为作为一个写书的人,我很自然必须分析人的一些思想和行为问题。当然,我不能宣称,我似乎发现了真理,并 能在我的故事中解释什么是战争的根源,而且我也不可能开出一个避免战争的处方单。但是这篇作品中包含的"希望"多于所谓的"思想碰撞"。诗人总是想仅仅给 出思想碰撞,但思考是读者的自由选择。我这里搜集的历史事件,是希望给出一个思考的方向,查明一种思考方式。也就是:怎么样、从哪儿入手研究可能爆发战争 的原因。

故事《梦想家》是我在奥茨塔尔时写成的,当时我就关于《像风和云一样的自由》即"火药"这一具体章节进行了一周的讲座。在奥茨塔尔,我还给孩子们写了一本《风和云的故事》。

《蓝色的小伙子》是我为ZDF(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的一个少年连续剧"七石"专门创作的。1989年刚刚完成《流变》后我就完成了这部作品,当时整个世界正在动荡不安。当这个故事正式出版时,海湾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个故事是关于能够影响恐惧的心理疾病的。故事的要点不是那个年轻人扔掉了武器,而是他为什么扔掉武器?"你应该能扔掉武器",是不够的。首先必须要有改变的希望。

《胡萝卜星球》 给出了另一个相似的道理。它告诉我们,怎样才能在一个集体的生活环境中发展个性,要在这种环境中改变一些事实非常困难,甚至有时保护自己的利益,也会破坏环境。

《菜园子星球的人》讲述了战争发动者付出的代价。

《火星战争》给出了一个类似事实的尝试,即每个人都追求自己实际上无害的利益,也能导致一个大家都不愿看到的结果。

《奴隶》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人们自己创造了一个系统为了管理他们的奴隶,但最终他们自己却变成了奴隶。

《奇怪战争》告诉我们一种可能的消极反抗形式。至于采用哪种反抗形式,取决于侵略者。当然如果侵略者把其他人民全部杀光,这种抵抗形式也就不复存在了。但是大多数战争是为了统治人民,而不是杀光他们。

《阿罗芭娜》叙述了俾格米人(分布在中非一带的身体矮小的人)的生活,说明了"采集和狩猎"时期人类生活的形式。它是以"科林·涂恩"的研究为基础的。

   
  This site has content self published by registered users. If you notice anything that looks like spam or abuse, please contact the author.